2010-10-30靈山梵音之四不應-《演出花絮


 



 


                                                    

<背景音樂:四不應-當天雅音樓音控室錄音>


 


終於到了要演出的日子。自去年11月1日演出結束,我們就馬不停蹄地進入這場演出的準備。


 


其實我們從來沒有人特別定下目標何時”應該”做些什麼,或者是我們”一定要”做些什麼。但是”似乎”該做些什麼,卻是一種不言而喻的共識。


 


比如,我們不約而同地想到,今年是【振聲社】復社後的第十個年頭。十年,總覺得該做點什麼,來為大家在【振聲社】的學習,做個回顧與紀念。其實照我們的進度,從2004年開始,每兩年才辦一次正式的音樂會公演,在這個第10年(2010年),剛好可以完成我們復社的第一階段。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2006年的[歸巢]順利演出之後,不少主力社員,也因身體、家庭與工作等因素,紛紛退出平日的練習或告長假。原本南管這樣的音樂,聽眾已經不多,願意學習的更少。若要再一週花兩天的時間,終年無休地到館練習,這就更是稀少了。所以一直到了2009年,我們才能夠再次回到[雅音樓]舉辦演奏會,將四大名譜的[走馬]給完成。


 


原本下一場的公演,照例應該是在2011年。但今年剛好是振聲社復社後第十年,所以今年這場演出,算是[加場]的。


 



 


雖然去年大部份的社員都上過雅音樓了,但今天到了雅音樓,排練起來,還是被雅音樓良好的音響效果給嚇到。真是音音清楚到就算是坐在後邊,也是聲聲入耳。


 


下午2點是預定進場的時間,我們的負責人-陳進丁先生在12點多就已經派車到館內把樂器都給上了車,原本打算去幫忙的社員,也沒幫上忙,就往台南大學出發。



<彩排中>


 


到了台南大學,先到的人就把所有的裝備給卸下車,然後一一擺上舞台。因為去年已經做過了一次,所以很快地就把該定位的都定位了。接著該整裝換服的,都得快點完成,所有的準備,包括字幕、燈光、服裝…等等,必須要在這次的彩排前完成。因為演出是不能登台拍照的,所以我們會在排演時,讓攝影人員可以放心地拍照,彩排期間比照演出。


 


今日的彩排其實還是有很多狀況,原本從沒忘過詞的,居然在彩排中,大大地忘了詞(並且2次都忘了同個地方)。並且這次有兩次的[噯仔指],所以舞台上的東西,必須要被搬動3次。還好每年都有惠貞老師與她的學生來幫忙,這個工作這一天就靠台南大學的學生幫忙完成。


 



<彩排中>


 


這場演出南管的四個管門(五空、五六四ㄨ空、四空、倍士管)都出現了,外加一個[四不應管],就等同是5個不同的管門了,所以該準備的樂器量就有點多。琵琶至少要有三把,因為換場的時間不多,無法當場調音,所以這些樂器都得先調好基本的音,然後上場時,還得再微調一次(因為溫差很容易走音)。並且演出時,最怕突然斷絃,所有的東西都是要準備好的。


 


排演從3點多到5點多結束。


今天的晚餐是便當,但這便當也不能亂訂,必須要符合(1)少油無炸物(2)清爽合胃口,不可讓社員吃了,造成身體的不舒服(比如演出時突然想念起洗手間之類的等等問題)。考量了很久,還好台南有幾家專賣[壽司便當]的店,今晚吃的就是[雙餘堂]的什錦壽司便當(上面影片可以看到喔~)。大家還蠻滿意的喔。還要感謝我們社員鳳淑姐姐帶了一堆水果來給我們加菜。等這個便當吃完,大家就得準備好心情,要開場囉!!


 



<彩排中>


 


晚上的演出還蠻順利的,除了中間出現的[跳躍小鑼],希望觀眾當時可不要心頭二驚喔。一驚這鑼怎跳出去了,二驚這傢俬腳的手腳可真俐落。不過板工一定要告訴各位,這的確是很難得一見的機會,記得板工上一次在台南看到[滾動小鑼]的演出,至少已經超過十年了(當然,那不可能是我們啦~)。這樣的畫面,只有親自到場才可得見喔!


 



在【雅音樓】演出的壓力是很大的,因為這個場地的音響設備出奇地好,所有的樂器在此地發出的聲音,很難含混過去。這也是為何此地是很多台南音樂演奏者的首選。好的音樂在此可以得到最佳效果,不好的音樂在此地也會原形畢露。更何況底下坐的是對此場音樂會有所期待的各方人士,因此我們總是懷抱著戒慎恐懼的心情來準備這樣一場音樂會,希望把它給做到最好。



 



 



很感謝當天特地到場給我們鼓勵與支持的觀眾們,還有那些為著寫報告而來的學生們。其實板工要告訴這些有點"被迫"或者是"礙於人情"前來的觀眾們,南管音樂也許很容易就可以找得到(現在網路上很容易就可找到任何音樂)。但是可以有機會聽到[現場]&[精緻]的純南管音樂會,就不是天天會發生的事。板工的高中同學,接受了板工的邀請,那天特地帶了全家一起來聽。她說她很[認真]地想要透過字幕聽出我們唱了什麼詞,又深怕孩子們覺得無趣(正確說,是父母"覺得"南管應該不是太能接受的音樂,所以孩子應該無法接受)。但板工很感謝她,願意看在與板工幾十年的情誼,來給孩子們這樣一個接觸傳統音樂的機會,讓他們在將來的某一天,也許講到[南管]這個東西時,會想起他們曾經[被迫]聽過這樣一場音樂會,並且他們會因此比大多數的孩子,還知道那麼一點。但光是這一點,就足以讓孩子覺得自己與眾不同地可以自誇一下了(誰知道原來琵琶還有橫抱的呢)


 



<演出完畢>


 


這天的觀眾之中,最小的年紀是幾歲呢?答案是2歲半。這個小女孩,就這樣在媽媽的懷抱中,張大眼睛,靜靜地從頭聽到尾。當然,還要特別感謝當天特地遠從台東開了5個多小時的車,還在台南住上一晚的黃老師夫妻(最遠的觀眾),與自2004年我們第一場在雅音樓舉辦的音樂會起,從來沒錯過任何一場的來自嘉義的”嫌/賢友”(<--堪稱最堅持的,如果有人與他一樣連看我們四場的雅音樓演出,也可以跳出來讓我們認識一下喔!!)^_^。


 



今天晚上又認識了不少新朋友,真是很開心的事。


也很謝謝當天送花祝賀的(1)玉皇玉聖宮南管研習班的學員們(2)南聲社(3)喜樹國小官校長,有大家的加持,讓我們的演出看起來,就像辦喜事一般,圓滿與順利。^_^


 

 


 



 

全站熱搜

振聲社板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