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一片地毯,真是超難曬的




2009/8/15(六)天晴



 


繼上週的雨災,與斷斷續續的陣雨,振聲社那片為了吸音與區隔用的大地毯還悶在館內,沒辦法見到太陽,感覺已經快要發臭了。繼昨日社長曬了一天,今日趁著有著豔陽,社長一早又來館曬地毯。這是一個大工程,板工是後來去收拾的人。果真是重到不行。但是最後還是在變陰要下雨前,把地毯給多曬了一下,並獨力將它拉進館內舖好。還好有冷氣,要不然一定是汗如雨下了。


 



                                               地板亮晶晶呢~


 


最重要是今日社內來了難得的客人,是板工當年在南音愛好者網上結識的絃友。我們的認識過程是很有趣的,總之,後來板工才知道原來我們還有共同認識的人。


 



 <父女和樂--聽見雁聲悲>


 


朋友早期是金蓮陞高甲戲的當家花旦,國家二級演員,也是該團副團長(等同團長),曾在1994年來過台灣巡演。她的老師與同事之一,是張鴻明老師的哥哥—張在我老先生。在南音的體系成長與受過專業的訓練,雖然她很少有機會清唱南管,但是這些專業的訓練基礎讓她還是有辦法在即興的演出中,穩健地表現。這也是我們社長在人家唱完之後,又對我們諄諄教誨的原因之一呀~


 


 


<只和一曲怎麼夠呢?還得加碼>


 


雖然板工與她認識在先,但我們卻與她先生先在台灣見了面,並且她先生還來過我們館(請看這裡)。這第一卻都被先生搶先了去,後來去年我們去了廈門(這裡),她在百忙之中,幾乎夜夜都來陪我們。這回她帶了父親、妹妹和孩子們來台灣旅遊,剛好在我們的練習日到台南來,大家又是南管人,自然是要來我們館走走的。也剛好讓板工與H一起盡盡地主之誼,陪陪他們玩玩南管,逛逛台灣的名勝---花園夜市。


 


 


 


朋友的父親是泉州人,南管對他來說就像生活瑣事一樣地正常。但朋友的南管是緣自於廈門法,所以當我們邀請她來唱一曲時,朋友與她的父親對話相當地有趣。因為泉州法的南管與廈門法儼然已經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手法,但在曲的唱腔沒想到也是一樣有很大的差異,所以算是好不容易挑了一首大家都會的曲目---[聽見雁聲悲]。


 


觀摩客人的穩健唱腔,對我們的學習真是有很大的幫助呢!


 


 


創作者介紹

百年南管館閣-振聲社

振聲社板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