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22(五) 冬至夜 南管情

今天是張老師來館的最後一堂課,剛好也是冬至。再過幾天,張老師就要回鄉去了。

往年的冬至夜,我們都會應景煮一些湯圓。今年有館員說要帶麵團來館搓湯圓,所以過節的氣氛更濃厚了。

 

算起來,張老師一路教導我們,一晃也過了12個年頭。我們有大半的成員是來自臺南市文化基金會成立的南管培訓班,主要是當時的培訓班是雙師資,聘請張鴻明和蔡小月兩位南管前輩來指導我們。後來陸續還有蘇榮發老師、蔡青源老師,但張老師是唯一一位陪我們到今日的人,縱使在我們付不起束脩的日子裡,老師依然固定來館免費地教導我們,這樣一路走來,不知不覺也過了12個年頭。(其實張老師與振聲社的緣份和感情是很深的,在他離開軍中沒多久,就開始在振聲社武廟教學,是當年正式聘任的振聲社館先生)

晚老師再幫我們錄了首曲---月照芙蓉

過了今天,未來再見面的日子可能就要靠緣份了。雖然我們都有想過有一天老師終究會離開我們,不過大家都還是覺得很遙遠,但想不到這天終於來了。

星期日老師將會搬離水仙宮的住處,人生的大半輩子在台灣度過,老師對自己依舊節省,為了返鄉衣物的托運,老人家一聽到托運的價格(板主覺得還好啦~),就連忙又說這些行李不值錢,不托運了(其實也不過老師請人家吃個幾頓飯的錢)。想老師平常對於客人的熱情與花費,都毫不吝惜金錢,誰又想得到這兩位老人家為了省個三百元的機票錢,捨不得搭早班的飛機呢,還得弄個三更半夜回到家鄉(還好後來板主問了旅行社電話,接手後面的事宜,才由轉澳門的飛機變成了小三通,所以中午就可到家囉~)。

老師在台灣50多年來,真的是簡僕到不行,他對人的慷慨也是難以想像。國家配給他的房舍,他不要,寧可住在振聲社當年在武廟的小廂房內(板主看過那廂房,真是不好)。後來武廟整修,民國79年底,他就搬到現在水仙宮永樂市場上的住處,這住處唯一方便就是市場近,其餘也是不好。我這樣側身觀察,老師的訪客真是不少,這幾年尤其是。除了每月的房租水電外,招待訪客大約是老師最大的開銷吧。還好老師的貴人也不少,這期間,有數次老師身體狀況不佳,都靠很多人幫忙,讓板主覺得南管界還是很溫暖的。

今天我們邊煮著湯圓,邊聽老師唱著月照芙蓉,等唱完,剛好湯圓也煮好了,大家圍在桌子前一起吃著熱湯圓,聊著一些事,這當下,覺得我們都是一家人。吃完湯圓,收拾一下,大家又和了首水月耀光,跟往常一樣,我們圍著問老師一些問題,嘿,蔡芬得社長居然拿出相機要我們幫他跟老師拍張照片,這個時候,大家怎麼可能只讓社長一人拍,所以後來就變成了大合照。總之,今年的冬至覺得很溫馨,卻也是離情依依。 

 

振聲社板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