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壺協軒]


 



 


 



 


 


這次趁陪張老師回廈門之便,我和H特地去了趟泉州,想要體會一下這個南音之鄉,是否真如傳說中,是個南音處處揚的地方(真是失望透了,只聽到喇叭聲刺耳得讓我們想要早點逃離)。當我們走在泉州中山路時,突然想起了有名製噯專家—壺協軒,不就在泉州中山路的某條巷子嗎?馬上打電話給泉州的朋友,問清楚了大約哪條巷子,我們就順便尋了過去。


 


板主曾買幾把過壺協軒的噯仔,隨著日子與匯率的變動的推移,這價格可是水漲船高。為何板主會買壺協軒的噯仔呢(據前輩的說法,這家噯仔特別貴又不能講價)?


 


噯仔這個樂器,在南管的音樂中,只有十音和奏時,才會用上。板主初學南管時,根本沒有見過這個樂器(後來才知道我們才學那樣一點點,根本沒機會讓噯仔出場),大家都只猛抱著琵琶彈。偶爾有出現,也只覺得很像西索米(後來才知道,那是吹不好的時候會比較像)~


 


等到板主南管學得久了些,就發現有一些老前輩其實還蠻喜歡吹著噯仔的,原因是在合奏時,噯仔的聲音很響亮,所以噯仔手必須是對指套非常地嫻熟,要不然就容易把整個演奏給搞砸了。不過這些會吹噯仔的老前輩,他們講的話,總讓板主聽了滿頭霧水。他們老是說,這噯仔要吹得好,秘訣在噯仔引子~。那[噯仔引阿]又是啥呢?(板主此時頭上的問號愈多了??)。然後他們的臉上就會出現一種共同的神祕表情(板主解析這表情的意思-->這是祕密,不告訴你~。板主心中O/S:南管的祕密還真多!)。


 


一直到社內的F向老前輩買了一把曖仔之後(這買噯仔的過程讓板主對噯仔在南管人心中的重要地位有了深刻了解)~板主心中想,有一天也要買一把來看看。既然有人買了老噯仔,也要借來看看,這上面還有刻上字--壺協軒,奎霞巷,泉州市,是大陸泉州來的,後來才發現,我們館內的兩把噯仔也是這家店生產的,這家店的噯仔還真是廣泛。又有人跟板主說,大陸的噯仔買回來都不能用啦~音高不一樣,還必須要改(板主是知道我們的音高比西樂的都還要高一些啦~但沒想到選南管樂器還真是麻煩)。


總之,既然噯仔這樣神祕,板主也想要買一把來瞧瞧,像F那樣的價格,板主買不起,並且在台灣要找到南管噯仔比找到南管簫還困難,價格又很不定。還好板主總是有一些好朋友願意幫忙,透過大陸的網友與同事的幫忙,板主終於在2006年左右買了一把跟F同一家號稱世傳製噯專家的壺協軒生產的噯仔,價格也在可接受的範圍內。


所以當有機會到泉州時,得知壺協軒就在附近,豈能錯過一訪的機會.


說到壺協軒,他們不是只有賣南音噯仔~板主看他們有賣三種東西:


(1) 嗩吶(不是只有南管噯仔,從大到小的都有,所以要分清楚,是南音的噯仔,小4噯)。壺協軒的南音噯仔是有分等級的。它以”花”(這是李老伯說的,但我看起來比較像星星)來分。有無花、二花、四花、六花、八花、十花。十花的等級最高,當然也最貴。這花怎麼分呢?李老伯說以一段木材來做,中間是十花,次一圈是八花,愈外圍的木材花就愈少。所以十花的木材的質地是比較緊實的,不過這曖仔身都是用染劑染得黑黑的,怎樣也看不出來呀~他有一張價目表,我看了一下,這南音噯仔是所有大小嗩吶中最貴的!!真是….南管已經夠難學了,樂器還都比貴的。如果你想要買頭買尾買中間,也是有分開賣的,只是買一組比單買便宜一些。


 (2) 嗩吶哨子---蘆葦材質的,老奶奶說她眼睛現在不好,不綁了,所以現在不賣 了。板主後來在廈門某家琴行看的,都只賣塑膠材質的。受朋友之託,幫他找哨子,板主在泉州某家樂器行勉強挑了一些,感覺都放了很久,大小也很難符合。


(3)假指甲-- 有鐵合金(李老先生說是補牙用的合金)與銅甲兩種,從大到小幾十種規格。李老伯還很熱心幫H裝上,其實H此時心中正害怕到不行。^_^



 這個盒子是李老伯的寶貝,所有的假指甲都井然有序地按size放在裡頭.



李老伯主動幫H裝指甲中.裝個鐵指來練九陰白骨爪嗎?哈哈哈~以前看老師裝,感覺很像滿清十大酷刑.其實沒想像中那樣恐怖.


 


我們在泉州中山路上找到了奎霞巷(板主完全忘記路名,只是看到剎那間就想起來了),一路就閒晃過去,走到巷底也沒看見啥,問了路人,才知道是走過頭了。我們兩個大眼妹子,人家門口橫樑就掛著舖名了。只是門是關著的,從旁邊走出門的鄰居熱心幫我們叫了門(其實我們只想要在門口拍張照就走了的^_^)。李奶奶來開門,我們隨意亂聊,一下子看噯仔,一下子閒問,後來李老伯知道我們是打台灣來的(我們很好認嗎?),他就說起了台灣買他噯仔的故事(不只是南管喔~)。然後,他把所有南音曖仔的精品拿出來給我們看,還有紅木原木不上色的(這把超貴),黑檀木的等等。紅木染色的十花噯仔目前僅剩一把,H說要call給T,問問他要不要買,我們難得來一趟泉州,雖然自己不買,但總是要問問社員意願。如果T不買,那就問問社長要不要買,想不到這兩個人怎麼call都沒接電話,後來我們只好跟老奶奶拍幾張照片(老奶奶好可愛,很不好意思趕快整整頭髮,她的白髮上還插了朵紅花,板主發現這邊的老人家都這樣子,好像以前我的奶奶一樣。),然後我們就告別了壺協軒,繼續逛往開元寺。


後來在開元寺,T回call了我們,說是要買其中一把(板主當時身上的錢也只能買一把)。所以我們在回程又跑了一趟壺協軒,這次是李老伯在,我們又買噯仔,又與李老伯合照,又講偽鈔的趣事(李老伯翻出了他收過的偽鈔給我們看,還教我們怎樣辨認),又裝假指甲,玩得很開心。我們就在快樂的氣氛中,離開了壺協軒。


記得臨行時,台北友人打電話給板主,提到噯仔,也是提醒板主大陸的噯仔不能用,與台灣的簫音高不合,購買時要注意。不過我們倆個是外行,套句T說的話,不準再改吧,先買再說(他挺喜歡做實驗)。但起碼我們買的這幾把,經試過之後,都還不需要改,音質和音高也都ok~一切只能說太神奇了嗎?


p/s.老奶奶是李阿伯的母親喔,可別誤會他們是夫妻喔,那可就誤會大了!!


 


下面是錄自泉州網的[壺協軒]介紹:





   【壺協軒】


  要說這“壺協軒”,也算得上是泉州本地的百年老字號,作為世傳的製噯(嗩吶)家族,對南音有所了解的人大概才會知道。而主人家相當謙遜和低調的態度,也是為什麼外行人對她不甚了解的原因。就算你在百度上搜索“壺協軒”,顯示出的結果也絲毫無關這個家族的細節。整個採訪當中,主人家李老伯都反覆強調他不喜歡宣揚自己,但如果我們有興趣,他樂意為我們說一些關於家族史上製作嗩吶的故事,比如他的父親───一代製噯師李松煙先生。聽完之后,深感“壺協軒”作為閩南文化遺產來保護,其價值是很高的。


  “壺協軒”名字的由來,與茶有關,與友有關,與文化有關。“就是泡壺好茶,請志同道合的朋友來這裡聊天、切磋技藝。有文化的地方不是常常叫做什麼‘軒’呀,‘齋’呀之類的,就是這個意思。”李老伯的解釋倒很簡單,“其他也沒什麼特別的意義了。”


  壺協軒的所在曾經也是一片古厝,后來翻建了。因為舍不得老厝,李老伯竟然把古厝的書房“整體平移”到現下的房子裡,一入門就能看見老房子的木製門窗,特別有懷古之感。


  正廳不大,但是裡面的陳列,真正講述了老泉州一個世紀以來的歷史。無論是一把把經由不同歲月的嗩吶,還是李家保留下來的一張張老照片。


  關於嗩吶,外行人看不出什麼門道,但在業內提起“壺協軒”,就是“星級”的了。他家的嗩吶,每一道工序都由手工完成,做完一把要一個月左右的時間,有時候會受天氣的影響延緩幾日。與眾不同的是,這裡的嗩吶不接受訂製,“我就是一把一把地做,來的人要看上了就買走。嗩吶的工序每一道都嚴格,我不做趕工的活


 



振聲社板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