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6/20(日)孔廟演出隨筆--發表者:子文


 






過完端午節,正式進入酷暑。與前幾天的陰雨相比較,今天的天氣真是悶熱,而期末考就這樣默默跟我說哈囉。

 


記得去年還是台下的觀眾,今年就這樣上場了。台上台下還真是兩樣情呀,台下就只要負責看熱鬧,台上可是心驚膽戰,腦袋空空也。


 


這次演出,我要負責的是[因送哥嫂]的二絃,與[去秦邦]的演唱。以前大家都說演出前,真是令人輾轉難眠,這次我真的親身經歷了。前一晚還做噩夢呢,看來說不驚場還真是騙人的。


 


這樣的悶熱天氣真是讓人心浮氣躁,但一坐上位置,就像進入真空狀態(形容得似乎有些誇張)。聽進耳裡的,只有音樂。其實這樣的境界是很美好的,看過交響情人夢的人大概都知道,這電影中,有一段對於音樂的描述,意思大概是當您真正投入您正在演出的音樂之中時,您會感覺到身體微微的顫抖,並且有些興奮。或許就是真正投入音樂的感覺。


 


不過這次的演唱狀況不斷,先是飛機一架接著一架飛過,再來是音響吱吱叫,但曲子就這樣流暢的結束了,下台之後,真是感到一身的輕鬆呀。


 


上台唱曲之前,壓力真的頗大,我都一直擔心自己會忘詞。雖然上舞台的經驗不是第一次,但每次上台總是會有些小出錯。不過這次在振聲社的初試啼聲,是另一種經驗。算是我正式第一次唱有點挑戰性的曲子----[去秦邦]。這首曲子又會繼 [望明月]之後,成為第二首對我有特殊意義的曲子。



 



 



板工的O/S:


子文,一位對南管音樂積極的男孩。如果板工沒記錯,他第一次拜訪振聲社是在2007年的12月21日(請看 這篇),其實板工真的忘了當天子文怎麼會想要來振聲社呢?不過,板工挺喜歡對南管有熱情的孩子,後來,我們的緣份就這樣間斷地持續著。


 


子文的南管啟蒙於屏東榮茂先,說來榮茂先與振聲社的先賢陳田也有一段師徒情緣.這樣的緣份安排也很巧妙。


 


所以子文算是帶藝加入振聲社的。當然,也許他也充滿不安,縱使他在這之前已經常來振聲社觀察,但要從原本已經在大社廣益的他,再加入另外一個館閣,對於聽太多南管包袱故事的他,總有著深怕被批評為[叛館]的憂慮。更深一層的問題是,他將要面對著一樣的曲目,不一樣版本的挑戰。


 


不過,板工想要講的是,子文並不是振聲社第一個遭遇這些問題的人,當然,也不會是最後一位。然而,我們如果無法突破自己的障礙,那麼我們永遠也無法看清楚自己的想法,並追求自己真正心中所想望的。於是,子文在2009年9月4日,加入了振聲社。(關於此點,板工也要感謝某些絃友們的愛護,幫助子文看清自己的想法,讓子文可以比較安心地繼續學習南管)


 


加入振聲社的子文,第一場的演出是在去年的彰化全國整絃大會,負責[輾轉亂方寸]的二絃。子文是聰明、認真與負責的孩子,對於社長臨時的考驗與委任下,只花了兩個星期的時間把長達20分鐘的曲子給背了下來,並表現得相當不錯。


 


此次孔廟的演出,子文其實可以負責更多一點的曲目,但是我們似乎不能太逼迫他把重心都放在南管之中,畢竟大學生活還是得好好地體驗一番呢~還有現在的課業與將來的前途要照顧好,要不然將來回頭一望,青春怎都泡在南管之中呀,這樣就有點悲慘了。


 


選擇繼續學習南管,對於子文來說,也許是要付出很多的[機會成本],也很高興子文後來選擇在[振聲社]繼續他的南管學習之路,希望大家能夠珍惜當下相處的緣份,共同在南管音樂的學習路上彼此提攜並進。


 

振聲社板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