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13/14 [南樂知能研習營]台東講習




 


很多事情的因緣往往是沒有辦法一刻說清楚的。


台東的聚英社,大約是後山僅存還有在運作的南管社團。從早年振聲社、聚英社的先賢,以至後來的屏東陳榮茂先生,都曾經在這邊任教過。


以前的南管老師真是很特別,礙於交通的不便,通常他們到那個地方一駐館,就會住上十天半個月的(其實還真沒家庭觀念耶...),然後那邊的學生或館員,豈不是就要日日夜夜地浸在南管學習之中了嗎(也是沒有家庭觀念...)?現在就算是有這樣的老師,恐怕也沒有那樣的學生了。


 


十幾年前,板工曾在茄萣振樂社辦的兩天一夜整絃大會上,遇見過台東的絃友,那時候,板工才剛學習南管沒有多久,所以就在現場端茶,招待客人。依稀記得那時的台東聚英社的長輩們,個個都還算是盛年。再次見到,則是前年能心府的神明一起來台南的眾人,有些已經仙逝,有些則年歲大矣(...真是很抱歉,板工依稀只記得魏老師)。唯有從西部去到東部定居的黃老師,算是其中最年輕的一位。


 


因為網路的關係,板工在這之前就結識了黃老師,有趣的是她居然與板工新認識的幾位朋友有所交集,並且與社長還是校友。今年的暑假,黃老師希望可以利用此僅有約一個月的幾個周末,每周來回台東與台南,在振聲社旁聽見習。鑑於振聲社正忙於年末公演的練習,板工想這樣的學習可能對黃老師不會有太大的幫助,剛好黃老師老家是在嘉義附近,所以就請汾雅齋的阿義兄幫忙,讓她可以在每個周五回嘉義老家的同時,晚上也可以去上蔡青源老師在汾雅齋的課(但其實也要近1個小時的車程)。讓黃老師體驗一下蔡老師的嚴格教學。^_^(很感謝阿義與汾雅齋諸絃友幫這個忙)


 


東部要長期聘請老師來教授南管,確實有其地利不便之處。現在的南管老師,應該很少人可以長期往返東部教學,這樣的費用也會太高。黃老師雖然有想法,但畢竟這樣的經費與師資都很難克服。但若辦一些密集的短暫研習,倒是可以解決這些問題。於這是這個想法,就在我們倆個心中形成。這也是這場研習課程得以展開的始末。


 


感謝黃老師不畏艱難地從寫計劃案、申請經費、安排場地、講師交通、住宿與餐點等等細節,還有其台東的友人們的協助與幫忙,讓這場研習得以順利與完滿的結束。


 


社長這次的台東之行,也體會到在暑假時,黃老師多次開車來返東西部,每單趟都至少要花上5個小時以上車程的艱辛學習。這是個體力與精神的考驗,尤其是這段期間,每週都還得展現”學習成果”的壓力。也許黃老師會覺得我們幫了她許多,但其實是她更激勵了我們學習的態度。而我們對她的幫忙,其實只是始因她所做一切的感動回應。


<相關文章>九十九年南樂知能研習

振聲社板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